欢迎阅读
新鲜别样的观点

一米粒新观点:共享单车只交压金终身免费骑?这是不是老板傻了?

米饭

99元押金终身免费骑,是不是感觉超土豪?不用担心这是忽悠人的套路,据小编了解,99元押金是可以秒退的!而且骑行过程不收取任何费用。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呢?是不是老板傻了?还是一事的脑热!这是那一家共享单车呢?叫赳赳单车!

和大多数共享单车一样,赳赳单车在设计上,也是走简单大方的路线,红白相间的单车上,烙着”免费骑“三个大字。除了终身免费,赳赳单车相对于其他共享单车,还有不同的玩法!

每个用户初始信用分100分。当信用分≤80分时,会扣除部分押金,用户需再次充值押金后获得用车权。
超过2小时未落锁会被扣除个人信用分,信用分过低会影响个人用车。看来主要是信用的问题,而不是钱的问题了。
注册后可参与抢红包。进入赳赳乐享并观看视频,点击红包即有机会获得不等金额的红包。红包金额累计至1元后即可提现至支付宝余额中使用。犯了一些很严重的错误,才会直接扣到零分,没收押金。二爷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!可以很大程度的避免,之前共享单车所发生的一系列的“尴尬事件”!!

所以在这里提醒大家,不要以身试错,做不文明的行为哟。对于严重错误,赳赳单车会惩罚,同样,如果表现良好,也是有加分的!出行又多了个新选择!碰到这款共享单车你会骑吗?当然了,这个单车现在出现在深圳这个大都市,其它的城市现在还是没有的,你感觉怎么样?现是不是创业都人的脑袋创现来问题呢?什么盈利有没有呢?这也许老板知道吧。一米粒的观点!只要不是骗!都有存在的道理和想法!支持。

AI教育将会是下一个教育发展新方向 会是一个计算机培训课程

米饭

大家知道,随着AI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发展,社会企业以及各行业对于这一种新技术都是非常接受的,因为它真的可以带来一些改变。同时百度AI全球开发者大会的如开,对于AI可以说是又一大推动作用,未来AI在科技行业的比重会慢慢增加,AI的教育也会成为一个新的行业教育项。也许培训教育将有AI这一个课程了。

从AI的本质来看,AI现在还没有成为一个新的产业方向,其开发也不是单一的语言,其产品也不是单向的,AI是一个信息产物,一个概词,但是下一未来应该会成为一个行业,首先,未来AI会有专业的开发语言,就象是PHP语言,以及Java语言等,而对于AI来说会有针对性的开发,走模块化的方式也是不无可能的,做为基础性的记算机开发语言,现在的PHP也好,Java也好,C语言也吧,都是太基础的语言,对于一个新事发的发展来说,从最为基础的起步,反而会因为太多的技术专利让其发展受到制约,也就是新的环境必须再创立。

百度的AI技术一定会向这个方向去努力,现在的AI还是依附于之前的技术,并没有太多创新,只是一个产品的新发现,或者说是人工智能这个新课题的新结总,这远远不能成为一个产业,也不能成为一个科技朝代的发展方向,更进一步,更多的创造,以及成为一个产业链这是必须要经过的过程,百度现在正在这样做,百度AI也是非常的重视,可以说是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上面。但是我们知道,好的产品往往是最简单的产品,好的作品必须是最快得到市场认可的产品,现在的AI还有一点儿高高在上。一米粒认为百度需要更技术一些,建立开发语言,设立标准让AI为为一个产业,而不仅仅是一个产品。

百度AI开发大会是全球向AI生态链要成品的挑战

米饭

百度召开了AI开发者大会,可以说这是向AI要结果的一个很积极表现了,相对于百度的老大哥,谷歌现在还没有向AI要结果,没有提出来AI开发者生态链的方式,这又是为什么呢?百度是不是在抢跑?

百度当然是有创跑的可能,或者这是百度要这样做的原因,相对于互联网科技巨头,以技术占优的百度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,也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,这是非常不妙的现象,因为百度这样下去会倒下去的,一步步被边缘这非常的怕人的。所以对于下一步的AI开发生态链,也许真的是未来的发展方向,那么百度就做对了,就领先了,就有了重回科技巨头的行列,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小赌,也是对百度未来的一大赌呀。

怀宝宝真不易,本是吃货变成了看着别人成吃货

米饭

“以前爱吃的,现在不爱吃
这样的例子非常多。
就像@benbaobao:我怀孕前最喜欢吃韭菜鸡蛋饺子了,可怀孕后别说吃了,看见韭菜都恶心!
“以前不爱吃的,现在爱吃
也有些孕妈对于本来不爱吃的东西,怀孕后觉得非常合口味。比如@鱼儿:怀孕以前特别讨厌吃牛肉干,但现在去超市第一件事情就是买它。挑食偏食特别喜欢吃某种食物,又特别讨厌吃某种食物。  比如@牛牛果果:我怀孕之后,特别讨厌吃肉,就爱吃菜。“偏爱酸、甜、辣、咸等
非常多孕妈,怀上后,就爱上了酸辣。
就像@小虞:怀孕后,酸辣粉、酸菜鱼就是最爱,只要别人提到就已经口水直流了。
“异食癖,比如想吃墙皮?这是病,得治!
曾经有新闻报道过,有一个孕妈怀孕后,疯狂喜欢吃土。
这现象虽说少见,但并非不存在。终上就是准妈妈变口味比较厉害了,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呀,就是这样子变了,我能怎么着,我也很无耐的哟。

为什么会变口味,小吃货为什么变成了什么都不想呢?那是有原因的!

1.雌性激素作用
怀孕后,孕妈雌性激素水平会升高。
在激素的作用下,孕妈体内会分泌大量的HCG,这种物质对胃酸分泌有一定的抑制作用,会影响消化酶的活动,从而也会影响对食物的欲望。
2.这是一种保护胎儿的生理反应
有专家认为,怀孕后味觉、嗅觉发生变化,是一种保护胎儿的生理自动反应。
孕妇们会自动拒绝一些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伤害的食物,如咖啡因等,来避免他们对胎儿造成威胁。
3.获取更多胎儿需要的营养
孕妈的身体其实是非常诚实的,会自动拒绝身体不喜欢的食物。
同时知道自己缺乏什么,自己想吃某种食物,可能就是因为食物中含有自己缺乏或胎儿需要的某种元素,所以才会更喜欢。

看到了原因吧,就是这么简单啦,所以说也不是什么可怕的,是不是呢?

除了防霾口罩,3M员工发明了这种改变世界的小玩意

米饭

雾霾一到,3M防霾口罩铺天盖地,并且涨价迅猛。然而,小编没想到的是,我们每天都在使用的便利贴,正是3M公司自由创新文化的产物。

0111

人们以为一张小纸片,一条边贴着一条弱胶,听上去没什么用处。可一旦你开始用它,一切就都变了。詹姆斯·沃德在其书《文具盒里的时空漫游》中详细记录了这一过程——
1966年,史宾斯·西尔弗以资深化学研究员的身份进入3M公司研究实验室工作。某项实验中,他研发出一种黏合度较低的胶。对于一个意在生产出强力胶水的公司,这种胶没什么用。此外,这种新胶水还是“不受控的”,也就是说,用这种胶水黏合两个表面,揭开后,胶水有时残留在这个表面,有时残留在那个表面,无法预料。
然而西尔弗对这种新材料着了迷,坚信它必然有用武之地,只是暂时还不知道到底能用在哪。他把这个拿去给同事看,甚至举行研讨会解说其特性。起初,他以为这种胶能够以喷雾胶的形式出售——喷在短期展示的纸张或海报背面。换个思路,他想,是否有可能做个大公告栏,上面覆一层这种胶,可以在上面贴短期有效的便条或通知。
3M公司的另一位位员工阿特·弗赖伊在公司的胶带部门工作,他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设计新产品。工作之余,弗赖伊还是当地唱诗班的热心成员。听过西尔弗研讨会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,他发现自己在练赞美诗的时候十分有挫败感。他用来标记赞美诗集页数的纸条总是掉落。要是有那种弱性胶水能让他把书签固定在那里就好了。他又去找西尔弗,拿了点胶黏品样本,贴了一小条在纸条后面当书签用。果然有效,但会在书页上留下黏糊糊的东西。最终,弗赖伊研发了一种化学底层涂料,在往纸上涂胶之前先涂上这种涂料,防止揭除书签时把胶水留在书页上。他把这种书签拿给同事看,可他们没什么兴趣。

直到有一天,弗赖伊在办公室准备报告。他想给上司写个便条,便拿了一张书签,匆匆写下几个词,贴在了报告封面上。他的上司又拿了一张弗赖伊的书签,贴在一个需要修改的段落旁边,并写了自己的建议。见此情况,弗赖伊突然“找到了!灵光乍现!”便利贴由此诞生。

 

3M公司创新氛围浓厚。正因此,西尔弗才可以花那么多时间在自己那无用的胶水上。3M公司的“15%原则”——允许每位技术人员在工作时间内有15%的自由时间,从事个人感兴趣的研究——意味着员工可以在完成基本任务之余,花费一定时间研究自己的项目。3M公司相信,这种创新自由会让员工有新发现,要是整天逼着他们赶任务,追指标,他们肯定不会有什么新发现;这种自由还会鼓励不同部门之间特长各异的同事相互合作。

难说服别人相信这款产品有用。若没有亲眼见过或亲自用过便利贴,这个想法就毫无意义。一张小纸片,一条边贴着一条弱胶,听上去没什么用处。可一旦你开始用它,一切就都变了。幸运的是,弗赖伊的老板杰夫·尼克尔森相信便利贴会成功,并鼓励他继续努力。尼克尔森开始给3M公司各部门的人分发样品。可这一次,大家的反应不一样——尼克尔森的秘书都快被请求更多样品的要求淹没了。尽管如此,3M公司的营销总监还是不相信便利贴的商业价值。

便利贴的发行举棋不定,给2010年《幸运百万美金》节目的制片人造成了困扰。他们问参赛者加布·奥克耶(Gabe Okoye)和布丽特妮·梅特(Brittany Mayt)以下产品哪个最早出现——索尼随身听、麦金塔电脑以及便利贴。奥克耶和梅特选择了便利贴,但被告知回答错误(随身听上市于1979年)。网上嘘声一片,节目制片人把这两位参赛者请回节目,可他们还没来得及重回舞台,这个系列的节目已经停了。
便利贴全国发售后,也就是距西尔弗发明胶水12年后,便利贴大获成功,弗赖伊和西尔弗后来也被选入3M公司的名人纪念堂。如今,便利贴系列产品有16种样式(包括页面标志、公告牌、绘画板),许多色系。罗米在向米歇尔描述她们俩发明便利贴的过程时,米歇尔有点生气。好像功劳全被罗米占了。“好吧,那么,我们可以说是你,好比,你是设计师。也就是,我想出了主意,但是你想把它们做成黄色,”罗米妥协道。事实上,便利贴最初做成黄色并不是刻意设计出来的。就跟便利贴本身一样,那也是个意外发明。

便利贴用法灵活,可以反复揭开贴到别的地方,因此作家常常在构思故事情节时用它。2007年,威尔·塞尔夫(Will Self)在为《卫报》描述自己写作过程时说,他的书“在笔记本中诞生,然后挪到便利贴上,便利贴再挪到房间的墙面上”。写完后,塞尔夫会把那些便利贴从墙上再揭下来,收在剪贴簿里(“我无法扔掉任何东西”)。

不过,仅仅强调便利贴的功能性好像有失偏颇。有时候,便利贴也可以成为艺术。2001年,加利福尼亚艺术家瑞贝卡·默托(Rebecca Murtaugh)用几千张便利贴贴满卧室的每面墙,作为其在1号房间标记有意义的空间的装置之一。